第3章(1 / 3)

请收藏本站,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:soushu2026.com,hetu2024.com,cjswu.com,

我一直睡到半夜,才被一连串的吵杂声所惊醒。

看看身边,小志他们俩都不在房里。

我起身却找不到衣服,连内衣裤都不知被收到那里去了。

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,悄悄的把房门打开一条缝,往楼下看去,居然有男男女女十几个人正在客厅,分别在玩扑克牌或是唱卡拉OK。

听他们的谈话,他们都是小志同校学生,而似乎是有个人出了馊主意,要在颱风夜去夜游,但受不了风雨太大,于是全跑到小志家来。

我掩上门,心想要如何通知小志拿衣服给我穿上,但就在这时,突然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接近房间,我慌乱中来不及细想,连忙熄灯钻回被窝,才刚盖上被子,门已被打开。

我先闭着眼假装在睡觉,再藉着窗外昏暗的灯光,从眼缝瞄见三个男子鬼鬼祟祟的溜了进来。

我也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继续装睡。

那三个男子见到床上有人,不但没有退出房间,反而越走越近,还不停窃窃私语,好像在说:“……小志…不够意思……”、“……藏一个马子……”

说着说着已到了床边,为首那个人轻轻将被子掀开,我一丝不挂的曲线顿时呈现在他们眼前。

我又惊又羞,全身僵硬,心脏差点迸出来。

心中还在盘算着要如何应付时,那人粗糙的手掌已经从我的背脊一路摸下来,停在我的屁股上,嘴里还赞叹着说:“好嫩的皮肤。”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下意识就要斥骂他们滚出去,但转念一想,这么一来楼下的人岂不全部冲上来?

那我赤裸裸的身体就要暴露在十几个人面前,加上小志一向口无遮拦,到时全部的人都知道我和学生有暧昧行为,那我真要挖个地洞钻进去了。

这种情形和昨天在公车被侵犯有点相似,就因为旁边有人,我反而因为害羞而不敢声张。

在种种考虑之下,我只好强忍下来。

那人见我没有反应,胆子更大,一手揉我的屁股,另外一只手则变本加厉的去摸我的乳房,同时对他同伴说:“轻一点,别吵醒她了。”

“他们真的以为我在睡觉吗?”我心中怀疑着,但这却减少了我的尴尬。

我只要继续假睡,装做什么都不知道,我想他们也不敢停留太久的,等他们走了,就当做没有事情发生过,楼下的人自然什么也不会知道。

而且黑暗中看不到彼此,就算以后碰面也不会尴尬。

打定主意后,我便躺着不动,暗暗咬着牙忍耐他们的手在我身上游移。

没过多久,三个人已各自占据一块‘地盘’,为首那人抚摸我的大腿和屁股,第二个人又亲又揉我的双乳,第三个人则弯下腰来,猛亲我的嘴唇和耳根子。他们三个人又舔又摸了七、八分钟,丝毫没有要结束的迹象,尽管我刻意压抑着自己,却还是不由自主有了反应。我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,四肢发软,理智的防线正一点一点的溃散,迷迷糊糊中,我居然张开了小嘴,伸出舌头去亲吻对方,同时手也主动搭上中间那人的肩上,23寸的柳腰更轻轻的摆动起来。

为首那人“嘿嘿!”笑了两声,将我双腿打开成八字形,摸着我的阴唇,说:“已经那么湿了,小姐,我们的服务妳还满意吗?”

“……”我默不作声。

“小姐,别装睡了,妳刚刚在门后偷看,我们早看到了。”最上面的那人说。

“你们…你们……嗯……”我羞的无地自容,不知如何回答,只能梦呓般的应了两句。

“你别吵她了,就让她做场春梦吧。”三个人一搭一唱,一面用言语挑逗我,一面又帮我留一点颜面,搞的我欲罢不能的。

为首那人伏下头开始舔我的阴部,使我忍不住哼起来,同时最上面那人也把鸡巴塞入了我嘴里。

“唔…唔…啊啊……唔…啊……”我沉重的喘着气,下体的那张嘴黏着我的阴核又吸又舔,给了我强大的快感,淫水如决堤般涌出,我恨不得要大声浪叫,还好口中还有根鸡巴在抽送,想叫也叫不出来,否则只怕早就给楼下的人全听到了。

三人见我已经够湿了,似乎也不想浪费时间,最上面那人爬到我两腿间,扶着鸡巴摸索了一阵,好像套上了保险套,接着便对准我的小穴,一口气插入一半。

“啊…痛……”我惨叫一声,说是惨叫一点也不为过,一股从未嚐过的巨大刺激,强烈到让我感觉刺痛,如洪水般啃噬着我阴道里每一根神经。

奇怪的是我刚刚才含过那人的鸡巴,并不是特别粗大,怎么会有这种感觉?

我猛然醒悟,他用的绝非保险套。

我伸手去摸,果然他的阴茎套上了一个胶环,上头布满了肉刺,这……这就是俗称的羊眼圈吗?

我受不了想推开他,却立刻被其他两人一左一右捉住双手,让那人可以毫无阻碍的猛干我的小嫩屄,顿时肏的我痛不欲生,哀鸿遍野,他一边插还一边说:“嗯…真紧…喔……妳刚开始会不习惯…嗯……等一下妳就会爽上天了…嗯…这个屄真棒……”说着说着已插了近百下。

正如他所说,我居然真的逐渐适应,慢慢嚐到了甜头,原先的刺痛感转化成无比的快感,刺激淫水越流越多。

有了大量淫水的润滑,最后一丝丝的痛楚也消失了,那无数个肉刺彷佛像一根根小鸡巴一样,正一起抽插我的小嫩屄,我已不再抵抗,反倒紧紧抱着那人,愉悦的享受这前所未有的舒爽。

“啊…啊……好爽…啊……好棒…大鸡巴…啊……干我…用力…啊……太爽…啊啊……好…好厉害…啊……好厉害的鸡…鸡巴…啊…我的天…啊……”

我闭着眼,淫荡的哼着,完全陶醉其中,会不会惊动楼下的人已不再重要。

窗外的狂风暴雨丝毫没有减弱,震天价响的呼啸声令人不寒而慄,而室内却是一幅香艳景象,唯一的声音就是我的叫床声,间歇夹杂着干穴的“噗滋”声。

在黑暗中我俩赤裸裸的躯体缠在一起,我紧紧搂着他,彷佛他是我热恋中的男朋友一般,双腿环着他的臀部,挺腰配合他的抽送。

那人插了数百下后,三人合力将我扶起,我张开腿,弯着腰站着,双手各握着一根鸡巴,轮流替他们口交,背后那人正做最后冲刺,激烈的插我的小穴。

“啊…啊……妈啊…爽…爽死了…啊……要高…高潮…啊……泄了…啊…哥哥…大鸡巴…啊……干…干死…妹妹了…啊……不行…不行…泄…要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一阵狂插猛干,干的我在肆无忌惮的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。

紧接着他也要泄了,他猛然将我推倒在床上,鸡巴对着我的脸,将一大堆精液一股脑全射到我脸上。

我还没时间将精液擦掉,其他两人又一拥而上,抢着要干第二炮,在稍做争执后,两人决定一前一后同时干我下面两穴。

我根本没有争辩的馀地,其中一人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开我的大腿,硬梆梆的鸡巴直接插入屄中,没头没脑的就猛插一百多下,插的我脸上的精液散成一片,脸颊、鼻子、头发,都沾上那腥臭的精液,部份还流入我的口中。

我不顾羞耻的哀号、淫叫。

这时另外一人从梳妆台拿了一罐婴儿油回来,将我摆成昨天阿广插后庭相同的姿势后,在鸡巴和我的屁眼上抹上油,一挺腰,便将半根鸡巴插进我的肛门。

最新小说: